LifeSmart云起首席设计师吴冬悦:无感交互才是最好的感应交互

3月的某个午后,年轻的杭州设计师陈晨正忙于为女友准备生日礼物,正发愁送什么才能凸显心意时,陈晨收到了一条邮件推送,一看发件人是红点设计奖评委会,内心一惊,更加的忐忑:一定是几个月之前自己提交的设计作品评选结果出来了。打开一看,果然是获奖通知。LifeSmart云起多款产品刚刚荣获2020年iF设计奖,荣誉接踵而至,Nature又一次获得红点设计大奖。陈晨一兴奋把为女朋友挑礼物的事儿也忘了,第一时间给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吴冬悦打电话报喜,没想到首席淡淡的回了一句:“哦,知道了,我还有个会,你准备张海报吧”。

当我们在谈红点奖获奖时,我们在谈什么?

红点设计大奖与iF设计奖都源自以严苛著称的德国,与美国“IDEA奖”一起并称为世界三大设计奖,被公认为国际性创意和设计的认可标志,已然成为卓越设计的代名词。获得红点奖,意味着产品的外观、质感、性能均获得了最具权威的“品质保证”,并得到国际性、最大范围的推广与认知。

陈晨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荣誉,但依旧非常兴奋。作为一名96年的年轻的设计师,参加工作不久就能和屡获设计大奖的设计团队一起,共同参与整个创意、设计过程,陈晨内心的自豪与兴奋不言而喻。说起整个设计过程,真的有欢笑也有泪水。尤其是Nature视界的创意过程,期间不断的碰撞,设计稿不计其数,打磨、推翻、再打磨、再推翻…从一个idea到最终的Nature视界产品诞生,历时近3年,期间不知经历了多少个凌晨3点半的深夜。

LifeSmart云起Nature视界获2020年红点设计奖

LifeSmart云起多款产品获2020年iF设计奖

对吴冬悦而言,则不同。他领导下的设计团队,已经多次拿到国际性的设计奖项。奖项对他而言,是勋章,是加冕,当然值得兴奋,但兴奋感总是很快消逝。作为LifeSmart云起的首席设计师,更作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这样的双重身份让吴冬悦不仅专注于设计,更需要考虑长远的、具格局性的发展问题。如何带领设计团队愈战愈勇、穿过荆棘,如何保持高品质设计作品的输出,如何坚持设计风格的同时融入市场、获得市场认同,如何让设计团队持续进步成长、突破瓶颈….有太多需要考虑的事不断在他脑中盘旋,这令他无暇顾及这份兴奋。

“美是设计工具,不是设计的目的。

设计的目的应该和产品、服务的目的合一。”

出生于87年的吴冬悦,毕业于中国最高艺术学府之一的中国美术学院多媒体与网页设计专业。虽然专业在职场上炙手可热,但毕业后他并没有选择直接去工作,而是继续出国深造。经过一轮选择,最终前往英国最古老的艺术设计学院攻读动态图像设计,正是在英国的这段生活学习经历,塑造了吴冬悦对于艺术、设计、产品及市场的认知。如果说本科选择设计是出于天性中对于创造的喜爱和直觉,那么在英国看到设计改变着社会生活方式的场景让他意识到,设计不只是设计,设计是人文的表达。

LifeSmart云起首席设计师吴冬悦

回国后,吴冬悦加入了阿里巴巴。这段经历对他来说是一个在实践中深入学习的过程,他看到一个更加工业化、流水线式的设计处理方式。从阿里国际站到天猫国际团队, 细分工种加深了他对设计细致程度的理解。

“美是设计工具,不是设计的目的,设计的目的应该和产品、服务的目的合一!”吴冬悦常对他的团队成员这么说,追求设计与用户体验、产品功能性的极致平衡是他一直坚持的设计理念,而这个理念也成为了LifeSmart云起的核心理念。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这么明确的设计理念,只觉得这个世界上装饰性的、甚至多余的设计非常多,我们想做直接、清晰、简单,让用户一目了然的东西。我们默默践行着,创业2年以后这个想法开始渐渐清晰起来。”当时设计团队正在进行LifeSmart云起cube系列感应器的产品设计升级, 为此做了大量深度的使用场景调研和用户访谈, 发现用户对感应器这类产品最好的体验是“没有体验”,无感交互才是最好的感应交互。弱化感应器的存在,缩小体积、淡化设计、隐藏设备,让人来灯亮、人走灯灭这样的自动感应自然触发,让用户感觉这种体验是“理所当然”的。

“哦,这就是极简主义!”

看到设计成品后,大家发现“哦,这就是极简主义嘛!” cube系列感应器或许是LifeSmart云起第一款真正意义上被标榜为现代极简主义设计风格的产品,在后续的产品设计中现代极简主义风格逐渐深入、成形。

初代cube系列套装

新cube系列产品

“美在最开始,就不是我所考虑的最关键的设计因素。正是在这样的逻辑下,由恰当合理的设计而产生的美,自然舒展,超越刻意营造的装饰,为LifeSmart云起的产品设计形成了风格,并赢得了业内声誉。”

从极简到性冷淡,让我们更坚定做“对”的设计。

久而久之,外界提到LifeSmart云起的设计,总会提到“性冷淡风”,吴冬悦不置可否。LifeSmart云起在设计风格上并不是完全“从一而终”的,期间也进行了大量的尝试,甚至“随波逐流”。有段时间,LifeSmart云起的整体视觉识别系统曾大刀阔斧的进行过调整,试图以多彩化的设计来追逐“年轻潮流”。“那段时间,我们的设计都是非常浓墨重彩的,用了非常多非常鲜艳的颜色来表达我们的情感和理念。”虽然在色彩运用上非常尽兴,但最终得到的效果却是给设计团队泼了一盆冷水。

“年轻化”阶段多彩的设计风格

就单纯的设计而言,不存在绝对美丑、好坏的定论,它没有限制找不到极限的边界。时空在变,设计的前置因素就在变。“我们或许在做好的设计,但我们追求的是’对’的设计。做正确的事真的很难,经过这次尝试,我们发现设计的不标准、不严谨、不重复、不统一,使得品牌在传播种难以给人留下印象 。”

2018年,设计部再次接受了升级LifeSmart云起logo的挑战。在吴冬悦的领导下,设计团队通过辅助线、网格等对字体构图进行重新调整,用方块、几何体等将其重新打造,经历1000多次的反复修改后,吴冬悦终于强迫自己停了下来,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一个独特而易于识别,在视觉上更加简洁,更富有时代感的LifeSmart云起logo。

事实上设计团队并没有在刻意“性冷淡”,只是遵从设计原则,把无用的设计去除,保持理智与克制,不是很热闹,甚至有几分冷淡。这可能与国内大众对设计的认知略有相悖,开始或许会有不适。但很显然,市场已经给予了我们非常正向的反馈,LifeSmart云起在设计风格上选择了正确的路径。

LifeSmart云起流光开关系列

LifeSmart云起随心开关系列

LifeSmart云起奇点开关

是什么让正方形 “输给”了六边形 ?

不难发现,除了对风格的坚持,产品设计时另一个优先考虑的因素是用户的产品体验。甚至可以说用户体验是产品设计的核心考虑因素。对LifeSmart云起来说,这是设计评判的最高标准,同时也是最低标准。如果用户体验不佳,再好看的设计都将被评定为失败的设计。

而说到用户体验,不能不提Cololight量子灯。项目成立之初,就量子灯块的造型吴冬悦和研发团队就量子灯到底应该做成正方形还是六边形针锋相对、互不相让。设计专业出身的吴冬悦对形状有非常高的敏感度,他坚持将量子灯做成像素点一样的正方形,让灯的拼接具有更强的拓展性。但研发团队却认为正六边形更适合作为初代量子灯的灯块形状。双方各执一见,局面僵持不下,差点导致项目被扼杀在摇篮之中。然而最终,首席技术官“科学家”的一句话就说服了吴冬悦。

“‘科学家’拿给我两组灯块摆出造型的概念图,正六边形可以让用户用较少的灯块,组出更多、不一样的有趣形状,但正方形无法做到。”双方就这样在“用户体验优先考虑”的原则下达成一致,将初版量子灯设计成正六边形。而市场也验证了这次决策是正确的,Cololight量子灯一面世就在海外掀起了一股科技风暴,在各大博主手中被玩的花样百出,造型创意令人惊叹。

Cololight量子灯获2019CES创新产品奖

节日送礼首选量子灯

氛围营造神器量子灯

Cololight量子灯居家场景

一个人就是一个军队,

一个团队就是一个王国。

面对这些年不断斩获的殊荣,吴冬悦一直都说不只是他的功劳。能够做到好的设计、对的设计,是因为他拥有一只强大的设计团队。每一个人,都强大的如同一个军队;这个团队,就是一个设计的小王国。

踏进LifeSmart云起设计部,会发现设计团队的业务范围几乎当得上全能的广告公司+设计公司,每一位设计师都在跨领域地工作,我们能不断地看到设计团队拿出新的作品,获得更多新的奖项,在太多的设计工作者被工作的挫折磨灭创造的欲望和自主性的当下,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环境。“我希望,也能保证我们的团队始终是一个拥有自主前进意识的设计部,让LifeSmart云起充满想象力和可能性,让Lifesmart云起的智能家居同时满足用户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升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