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观点丨合肥荣事达董事长潘保春:数字经济发展是大势所趋,也是水到渠成

荣事达电子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潘保春

“我认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是大势所趋,也是水到渠成。”全国人大代表、合肥荣事达电子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潘保春近日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以来,以“新投资、新消费、新模式、新业态”为主要特点的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平稳发展的重要力量,如何推动数字经济发展也成为今年两会期间热点话题。潘保春认为,未来我国数字经济将呈现加速发展态势。

数字经济向规模化个性化发展

数字经济是基于数字技术在商业场景的广泛应用,而数字技术的成熟运用已经经过了一个比较长的发展过程,国家层面可追溯到国家提出的“互联网+”战略,这也充分验证了国家政策的正确性。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改变了企业和消费者的互动模式,直接推动了由传统商业模式向数字经济模式的转型发展。

对于我国数字经济未来发展趋势,潘保春认为,目前数字经济在我国还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发展会向着普遍性、规模化、个性化、速度化和不确定性的趋势发展。

具体而言,普遍性体现在数字经济将普遍适用于各个行业、各个经济领域,将来的行业区分将越来越模糊。规模化则体现在用户数量和销售规模的指数级增加,一场直播销售额大过传统一个商场一年销售额的现象在数字经济的背景下将不足为奇。

个性化是在加速满足消费者个性需求方面实现大规模生产和快速反应。速度化则会体现在经济行为的方方面面,包括企业的市场反应速度、资源整合速度、销售和服务速度等。不确定性则表现在跨企业合作、跨行业合作、跨价值链重构将普遍存在,围绕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打法更会随时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数据是数字经济时代的“石油”。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首次将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要素并列为要素之一,明确了数据这一新型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改革方向。

对此,潘保春表示:“我们需要进一步释放数据红利推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在释放数据红利的时候,最基本的要求是做到有法可依,要通过法律的形式把什么样的数据能释放,什么样的数据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释放规定清楚。此外,还要做到最基本的要求是,不能因为释放数据给用户造成信息泄露甚至带来泄露风险,这些都需要先立法。释放数据红利也不能和已有的法律相抵触,比如违反《知识产权法》,以及正在制订中的《个人信息保护法》等。”

据介绍,在荣事达集团目前已形成的三大体系中,其中就有“以数据驱动为核心的产业体系”,对荣事达而言数据就是产业。

“我们对数据的作用理解得会比别人更加深刻,所以,我认为将数据作为新型要素进行市场化配置,是完全符合时代发展的。”潘保春告诉记者。

工业互联网是制造业数字化前沿

我国数字经济可以分为数字产业化(如信息基础设施、软件、电子制造业)和产业数字化(如移动支付、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工信部数据显示,2018年,产业数字化总量达24.9万亿元,占数字经济比重接近80%,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主引擎。在产业数字化方面,有人认为,2020年数字经济与制造业融合需求将进一步培育和释放,制造业数字经济发展将走向深入。对此,潘保春认为,就目前而言,我国制造业数字经济还处于起步阶段,大部分制造业企业仍处于较低发展阶段。

他认为,未来要进一步提升制造业数字化发展水平,首先要实现数字化转型,包括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对于少数已经有基础有实力的企业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深度应用于供应、制造、销售、服务等环节,进入网络化、智能化发展阶段。通过数字化技术在制造业的普遍应用,提高产品质量和生产管理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工业互联网是数字化转型的前沿技术应用,强化工业互联网平台对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服务和支撑能力,是进一步提升制造业数字化发展水平的重要内容。”潘保春强调。

记者了解到,自从国务院于2017年11月正式印发《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以来,工信部从网络、平台、安全三个层面出台了一系列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政策和具体措施,各省市也认识到建设工业互联网以及推动企业上云工作的重要性,逐步加快各区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布局和企业上云相关工作。在此过程中,一些联盟机构通过高效组织产业生态,对工业互联网技术、标准和产业发展提供了具体指导和规划,形成整个产业生态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

业界专家认为,随着工业互联网被列入数字基建,所释放的政策红利将进一步汇聚政产学研用金各方力量,为产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持续动力。

赛迪顾问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总量达到6109.1亿元,同比增长14.0%。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未来3年将以14.4%的年复合增长率稳定增长。到2022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将达到9146.5亿元。

建设数字基建需产业形成合力

当前,以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数字基建成为产业发展重要方向之一。数字基建也是今年两会热议话题。

在潘保春眼里,数字基建就是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也就是国家层面提出的新基建。推动数字基建对于当前我国产业经济发展具有扩大内需的直接作用,同时也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在更深层次的广泛应用,具有促进科技转化,提高社会生产力的作用。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很多聚集性消费行业和出口业受到冲击,在这样的背景下,推动数字基建有助于扩大内需。此外,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5G全面商用,数字基础设施的承载需求也逐渐显现,此时大力推动数字基建恰到好处。

对于数字基建未来发展,潘保春认为,推动数字基建的健康发展,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更需要国家层面的大力引导和政策支持。以荣事达所处的智能家居行业为例,这个行业是典型的新基建领域,要做到智能家居、智慧家庭、智慧社区等场景的实现,需要一系列智能化模块和互联网的科技应用,也就是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5G等综合性应用的产业。通过实践,荣事达发现,推动数字基建的健康发展,也需要突破一些瓶颈的限制,比如行业内技术标准的统一、技术的融合度、技术的创新共享等,这些都需要国家层面出台标准重点支持。

“国家和各地在政策方面把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等一些具体的技术纳入到了战略性新兴产业目录,但对于新基建的建设和应用方面的支持政策还没有完全出台,我建议加紧出台国家层面新基建的建设支持政策以及各地方的配套政策。”潘保春补充道。

评论

    智能家居小能手

    分享了